首页 廖芮波 正文

5张异常信用卡牵出特大洗钱团伙

廖芮波 adminqwe 2022-07-07 14:16:05 33 0

  5张异常银行卡牵出特大倒卖银行卡、为境外电信诈骗与网络赌博犯罪洗钱团伙,首犯为获取“上线”信任,远赴福建、柬埔寨等地甘当境外诈骗团伙的人质。据统计,共收贩银行卡423套,其中58套关联上游网络犯罪支付结算金额超过10.41亿元。

  4月22日,经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淄川区人民法院对该团伙首要分子臧某妨害信用卡管理案作出有罪判决,判处藏某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该案件判决后,淄川区检察院又陆续将剩余40余名同案犯起诉至法院,等候法院判决。

  5张信用卡出现明显异常

  2021年9月,公安人员在工作中获得线索,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杜某等5人名下的银行卡资金交易流水出现异常。账户在较短时间内产生巨大交易额,其中一张银行卡的交易额在一个月时间内高达一亿多元,少的也有几千万元。经调查,杜某等人大都无正当职业且收入较低,短期内有如此大额的银行转账,与家庭收支有着明显差异。同时,账面流水存在即入即出的情况,大部分都是跨行交易,且交易时间一般选择在凌晨。

  此外,通过全国反诈平台,公安人员查询中发现,5人银行卡也被其他省市公安机关查询过,基本证实5张涉案银行卡就是用于电信诈骗或者网络赌博走账洗钱,公安机关迅速对杜某等5人进行抓捕。

  审查中,杜某等人交代,为牟取利益,他们用自己的身份信息办理银行卡和与之绑定的U盾、手机卡,分别以每套500——1000元不等的价格卖给了专门倒卖银行卡“三件套”的“卡商”,用于为境外诈骗等犯罪团伙转账、洗钱。据悉,“卡商”倒卖的银行卡“三件套”主要包括银行卡、电话卡和U盾,有时还会要求卖卡人提供自己的个人信息,组成银行卡“四件套”进行收购。

5张异常信用卡牵出特大洗钱团伙

  办案过程中查获的涉案银行卡、U盾、手机等作案工具

  在对杜某等人实施抓捕后,侦查机关调取了数百万条相关数据,获取了大量银行卡、手机卡信息,同时对所有银行卡流水走向、手机卡关联信息等进行研判,逐渐梳理出倒卖银行卡“三件套”的“卡商”层级和架构。一个分工明确、组织架构清晰且有完整利益链条的犯罪团伙展现在侦查机关眼前,这个涉嫌倒卖银行卡“三件套”、为境外电信诈骗与网络赌博犯罪洗钱团伙的首要分子臧某就在淄博当地活动。

  “收贩卡”“跑分”一周走账两千万元

  2018年6月,有人从臧某手上以每套500元钱的价格收购了三套银行卡,声称卖给上线用来网络赌博、电信诈骗走账。“因为当时我做陶瓷生意不挣钱,看王某收购银行卡再卖给他的上线很挣钱,就想从他那里找点活儿干。他就让我把他收来的银行卡‘三件套’打包后通过快递发往广东,发一次他会给我300元。”面对办案检察官的讯问,臧某供述道。

  见王某赚钱眼热的臧某主动拨通了快递单上的“上线”电话……2018年10月,他便开始自己做“卡头”,组织人员收购公司对公账户和个人银行卡“三件套”进行贩卖。

  2020年8月,臧某因涉嫌帮助信息网络活动罪,被山东省临沂警方上网追逃。尽管如此,他仍不知悔改,安排姜某、刘某等多名团伙骨干分别到山东省临沂市、淄博市等地发展下线。该团伙将收来的银行卡伪装进普通物品中逃避安全检查,以7至10天一次的频率,发送快递高价卖给福建、广东、广西的上线,从中赚取差价。此外,为避免“黑吃黑”,臧某多次带领刘某等人远赴福建、柬埔寨等地亲自充当人质,以获取境外诈骗团伙的信任,从而提高自己在诈骗团伙的地位和层级。

  “在租住的房间里,我买了很多手机和银行卡,让他们每天用那些手机和银行卡给电信诈骗或网络赌博等转账洗钱。我安排刘某看着他们,不让他们离开。”刘某是受臧某信任的团伙二号人物,平常主要负责帮臧某收卡、管理跑分点、提取佣金。2021年2月,臧某发现为境外团伙转账洗钱要比倒卖银行卡来钱更容易,于是便让刘某雇佣人员、购买设备,组织他们用收购来的银行账户通过手机银行、网上银行为电信诈骗或网络赌博走账洗钱,并安排刘某对其进行监视。

  犯罪嫌疑人刘某到案后,如实供述帮助臧某收贩卡、跑分等犯罪行为,为查明该犯罪团伙犯罪事实提供了有力突破。同时经过承办检察官的释法说理,刘某主动上缴全部违法所得17万元,自愿认罪认罚。

  据犯罪嫌疑人刘某交代,他们按照走账金额赚取千分之五的好处费,仅一周的走账金额就能高达两千万余元。该团伙通过收贩卡、跑分为境内外电信诈骗组织提供银行卡、支付结算等帮助,非法获利共计250余万元。

  2022年3月1日,经淄博市淄川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对该团伙二号人物刘某妨害信用卡管理案作出有罪判决,判处刘某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运用架构图、明细表理清案件脉络

  “收贩卡”“跑分”是与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相伴而来的衍生犯罪和末端犯罪,是国家开展“断卡”行动的打击重点,其存在严重影响了司法机关对网络犯罪的侦查、追诉及对群众巨额财产损失的追索。

5张异常信用卡牵出特大洗钱团伙

  检察机关与公安机关召开联席会议

  “该案案情复杂,侦查机关移送卷宗多达50余册,涉案人员40余人,涉案银行卡数量巨大达400余套,关联上游网络犯罪的银行账户流水达10亿余元,是淄川区打掉的首起特大帮信犯罪团伙。”淄川区检察院第二检察部主任李萍讲解道。

  为有力指控犯罪事实,检察机关提前介入,就上下线之间收购、贩卖银行卡的证言的相互印证、银行卡的账户信息、关联的上游犯罪情况等方面引导公安机关进行侦查取证,制定详尽补查提纲。同时,与公安机关建立协作配合机制,定期开展联席会议,就办案中存在的法律适用、证明标准等方面认识分歧进行会商,坚持从严惩处和全面惩处方针,坚决严惩贩卖“两卡”头目、职业“卡商”。

  “本案涉案人员众多,多数开卡人向上线卖卡后又发展下线收卡,具有金字塔式的裂变模式和分成模式,涉及银行卡数量巨大,制作架构图、明细表化繁为简,使卷宗证据一目了然反映上下线人员及所开卡数量、卡号、账户流水及关联上游犯罪情况。”淄川区检察院第二检察部二级检察官王莹作为该案的承办人,回忆起这一复杂、棘手的案情,依旧十分难忘。

  由于该案涉及卷宗50余册,其中20余册系银行账户流水,而依靠纸质卷宗难以计算账户内流水金额。承办检察官王莹引导公安机关规范电子证据取证程序,补充相应的电子银行流水,同时说明来源、形成过程,更为直观地明确出账户内流入流出金额及银行卡交易异常情况,将电子证据与传统证据融合贯通。

  “在深入推进‘断卡’行动过程中,检察机关要会同相关部门综合运用好行政和刑事措施,加强行刑衔接,实现罚当其罪,发挥综合效应。既让违法者承担应有的法律责任,也向社会传递依法从严惩治涉‘两卡’违法犯罪、坚决遏制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高发多发势头的立场,推动社会共治。”淄川区检察院检察长国建良说道。

  对于非法出租、出售包括银行卡在内的“两卡”行为,淄川区检察院始终坚持源头打击、全链条惩治。既依法打击涉“两卡”犯罪行为,又深挖上下游犯罪线索,旨在依法严惩电信网络诈骗、网络赌博等犯罪团伙,努力铲除整个犯罪链条。

  (支付界)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3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热门标签